人不知:[15] 杜康(下)

宅酷小说首页人不知 作者:贰十三
我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历史记载中,说杜康是哪个朝代的都有。

合着所有关于杜康的记载都是真的?

因为压根说的就是同一个人。

这杜康也活了几千年?

琢磨的功夫,整个地下室内的烟雾越来越浓了。

我已经看不清那老头的脸了。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料定了我们插翅难逃,一直按兵不动。

初一悄悄的拍了一下我,要我做好准备。

三个人就缓缓的挪了两步,跟着突然听见初一喊了一声走,我就跟在他俩身后玩命的朝出口狂奔。

按说这地下室不大,跑两步就应该到头了。

我心里面还惦记着别撞上墙。

可是跑了足有十几米远,初一和守岁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我这才感觉到有些不妙,可已经骑虎难下了,只能这么闷头跑下去。

又跑了足有百十来米,我眼前的初一和守岁忽然就消失了。

我这时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吸了太多守岁的二手烟。

我刚想站定分辨一下自己的位置,就听见远远的初一喊道,三鲜!你干嘛去?

我一愣,忍不住啊了一声。喊道,你们在哪儿啊?不是跑吗?

我话刚出去,就听见不远处哗啦一声脆响。

跟着一股浓烈的酒气,像是海啸一般的朝我涌了过来。

我刚吸了一口,就觉得脑袋发沉。

好在我立刻屏住了呼吸,可是再听,就又听不见初一或守岁的声音了。

我蹲了下来,这烟越往高越浓。

蹲下身之后,视线反而好了一些。

我四下看了几眼,这一看我就觉得事情要大条。

只见四周,根本就不是之前见到的欧式装潢,而是冰冷金属墙。

妈的我怎么跑到保险库里了?还没等看见保险库的门。

就又听见一阵乱响,我明显感觉到这保险库之中,多了一个什么东西。

可四周什么都看不清,我本能的退了几步,却觉得反而离那东西越来越近。

我额头上的汗立刻就下来了。

守岁把烟收了!初一的声音忽然从很远的地方传了过来。

我下意识看过去,就见四周的烟雾,猛的像是被什么东西抽走了一样。

我这才看见初一和守岁站在保险库的门外面,那老头已经不见了。

我说我怎么跑这儿来了?

守岁喊了一句,杜康酒,普通人闻了都醉出幻觉了。三鲜饺子,你别动,听话别动。

我这才猛地反应过来,之前感觉到的那东西。

顺势回头一看,这下把我吓得差点背过气去。

这他妈是什么啊?你说不动,你来试试啊!

只见离我不足三米远的地方,竟然有一个青黄色的大肉球。那东西显然是一个活物,在原地东扭西扭,像一只无比巨大的蛹一般。

往前看去,只见保险库的一角,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打开了一扇暗门,这东西就像是从那暗门里钻出来的。

我心说,这保险库合着不用来装妖怪的?倘若如此,这四周得有多少的暗门?

就在这危及关头,也多亏我之前的那些经历。

人倒是没有慌乱,只不过还是因为紧张,腿脚发软。

初一和守岁都悄悄的摸了进来,我见初一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要我蹲下身。

我刚准备点头,就见一股烟蹭着我头皮冲了进去。

我都没等喊出声来,就听见那大蛹吱吱的响了一声,烟愣生生的把它撞到了里面。

初一猛地向前一跃,一把抓住了我的脖领子。

我只感觉整个人都被凭空提了起来,人就已经摔倒了保险库外面了。

我啊了一声,妈的你下手轻点啊。

没等站起来立刻回头看去,这一看我立刻哑巴了,只见之前的那个大蛹,竟然瞬间膨胀了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破蛹而出了!

这是什么东西啊!

我脑子里瞬间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是一时间却被眼前的景象弄懵了。

只见从那蛹中瞬间钻出来一只东西。

那东西非常小,撑死了一个巴掌大,长得有几分像是小猪,黑漆漆的,也不知道头上的是眼睛还是花纹。身下拖着很多长有半米的细足。

我明显看到他们俩都愣了一下,守岁踢脚就要去踢。

可没等人走过去,那蛹猛地张开了一个大口子,无数只同样的东西都涌了出来!一时间都快把地面铺满了。

我这时忽然想起了刚才想到了什么。

赶忙大叫,你们快出来。保险库说不定就是圈套,门要是关上了,你们俩谁也出不来了。

我听见守岁呸了一声,一股烟猛地窜了出来,死死的顶住了保险库的门。

只要我能进去的地方,就能保证一定会出来。守岁头也没回说道,你们俩先顾着自己吧。

说是这么说,可我眼见着初一和守岁靠拢在了一起。

那地上的无数只怪东西,竟然也没有攻击他们俩的意思。

就在我以为这东西不是凶物的时候。

就见那些东西瞬间自相残杀的了起来,无数只黑漆漆的怪物像是潮水一般的涌到了一起,不停的翻滚,撕咬。

保险柜里不停的传出吱吱吱吱的声音。

他们在吃同类?

我是看的目瞪口呆,眼见着那些怪东西越来越少。

不停的捕杀同类,又不停的被同类捕杀。地面上留下了很多五彩斑斓的液体。像是他们的血。

这过程仅仅用了几十秒,可我猛地就打了一个冷战。

因为那些怪东西,每吃掉一个同类,人体就仿佛变大了一倍。

眼见着所有的怪东西最后都被一只巨大的同类吃掉后。

那一只,才虎视眈眈的朝初一和守岁爬了过去。

初一叹了口气说,你就不能再快点?我都等的不耐烦了。

说完往旁边闪了一下。

就见守岁的烟立刻从刚才初一站的地方冲了过去。守岁喊道,等等就等等吧,毕竟只有一只的时候杀起来容易。

守岁的话音还未落,就见初一跳了起来,踩着守岁的烟柱向前滑了一下。

只一眨眼的功夫,他已经到了那怪物的头顶上了。

在烟柱击中那怪物的一刹那,初一已经跃起来用膝盖狠狠地顶了下去。

这保险库的顶不是很高,但即便如此,初一跃起的这一击还是势大力沉。

就听见一声闷响,那怪物凄厉的吱了一声。

整个头都被砸瘪了。源源不断的五彩斑斓的液体,像泉水一般的淌了出来。

说实话,要不是之前的场景太恶心,这彩色的水看起来还挺美的。

初一站起身来拍了拍裤子。

粘在他身上的那些彩色的液体,就像是灰尘一样的被拍了下来。

我这时还惊魂未定,可还是很奇怪,那东西到底是什么材质。

见也没危险了,就凑过去看。

这一看更是奇怪了,之前明明地上流淌的液体,如今都如同灰烬一般,稍微走路带起一点风,那东西就盘旋四散,在半空中消失了。

守岁嘬了口烟,看来杜康真的出现了。

初一嗯了一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问,那是什么妖怪啊?看着也不怎么厉害啊?

初一告诉我,那是梦妖的一种。本来世间并无此妖,传说里杜康酿酒,名曰醉生梦死。几千年前,杜康在西域的一个古国里试酒,导致整个国家的人醉倒沉睡不醒,一直到国土被大漠吞噬,那些人都还在睡梦之中。传说中那些人所做的梦,是世间绝无仅有的美梦。所有形容词都无法比喻那梦的美妙绝伦。而那些人所做的梦,化成的妖怪。就是我们刚刚见到的。

后人所谓的醉生梦死,其实醉生指的就是杜康酿酒,而梦死,说的就是这只妖怪。

在行内,这种妖怪没有具体的名称。只是在传闻里出现过。

他和守岁今天都是第一次见到。

不过这种妖怪既然是真的,那想必那杜康也并非传闻。而是他真的出现了。

我一听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暗暗不妙。

今天这个陷阱,必是就是那杜康为我们设的?

可是这又有些说不过去,初一和守岁都是年,既然是同类,有必要相杀吗?

何况就算是设陷阱,刚刚那妖怪的战斗力实在太弱了,根本不足以制服我们。

难道还有更厉害的妖怪还没放出来?

想着我就看向保险库里面,好在没有什么异样。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身后忽然就传来了一个声音。

果然厉害!老朽今天是开了眼界了。那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悄悄摸摸的回来了,还坐在刚才的位置上,看了看我们几个说道,先给三位请罪,不试难知各位实力。希望见谅。

这杜康现世,老朽早有耳闻,但无奈自身腿软拳弱,只能依仗几位帮忙了。

想必几位可以理解吧?

老头这话一出,我立刻就来了气。

妈的合着今天骗我们过来,是为了试试我们的实力?

然后告诉我们杜康真的存在,要我们帮着消灭掉?

我怒道,老头,轮不到你发号施令,今天的这个事,我们几个幸亏毫发无伤,不然你连坐轮椅的机会都没有了。

那老头对我的话并不恼怒。

而是一直微笑着盯着初一,似乎他知道,这三个人里只有初一才有权利下决定。

初一立在原地,半晌没有任何表示。

守岁就抢先说,世间万物轮转,讲究平衡不假。但生杀大权不在我们手里,我看你年幼,不跟你计较。退下吧。转头又跟初一说,走吧?

初一缓缓的点了点头。

三个人就朝着地下室的出口走去。

我眼见着那老头还想说点什么,却犹豫了一下没张嘴似的。

等到我经过他身边的时候,老头这才拍了我下,递给我一张卡片。

世间殊途同归的事情太多了,日后几位兴许用得上老朽。

慢走,恕不远送了。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卡片接了下来。

毕竟这老头神秘莫测,说不定日后真的用得上他。或者说起码还有个线索追查一下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初一和守岁都没回头。

倒是准备从楼梯上地面的时候,初一忽然停了下来,头也没回的说道,我不杀你,是因为世间有定数。但你要是想跳出定数,我会送你一程的。

从老宅出来,两个马仔的车已经守在门口了。

回去的路上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神不宁。

刚才他们几个人说的话都很虚,没听出什么实质性东西来。

我悄声问初一,那杜康真的出现了。老头为什么要请我们帮忙?

初一想了想,只是摇头,告诉我,杜康与他们不同,传说里之所以要酿酒让自己沉睡,就是不想再被年这个身份左右,逃避世间。倘若他真的重新出现了。那可能只有两个原因,一,他接受了现实,决定履行他作为一只年的使命。

我问,那二呢?

初一说,二,那就是杜康找到了办法打破现实。这对我们而言不是好事情。无论他找到的办法是什么。

我忍不住感叹。

打破现实,妈的我怎么听着感觉,这么像杜康想把人类除掉啊?

我靠他要毁灭世界还是怎么的?

这么说来,那老头是好人?兴许自己也养了一帮子做妖怪的,不过都是凡夫俗子。只能找到点杜康的线索?不得已才来找我们帮忙的?

我忍不住在兜里捏了捏那张名片。

越发的不安起来。

回到饺子馆后,我们三个人算是开了一个会。

对于杜康的事情,初一和守岁交换了一下意见。

他们俩都表示,倘若真的杜康会做出什么恐怖的事来,也只能跳出同类的身份,去阻止了。不过眼下对于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继续照常生活,一切如旧。暗地里多留意一下相关的线索。杜康真的有什么动作,肯定会找到些蛛丝马迹。

况且也不能全凭那老头一家之言,只能我们先走着瞧了。

用初一的话说,就是定数自然会把事情送到我们面前来的。

急是没用的。

当晚我们聊到了很晚,也不知道为什么,吃晚饭的时候谁都没喝酒。

上床之后我还在琢磨。杜康究竟是怎样的一只年呢?

他又是为什么会对这个世界失望呢?

也许只有他才能给我答案。



人不知txt下载



站长推荐:
    首席御医
    盗墓笔记重启
    中国野史
    盗墓笔记南部档案
    海盗鬼皮书
    接阴人
    阴阳诛天阵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万山极夜
    雨村笔记
    花夜前行 无声落幕
     灯海寻尸
    空亡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