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知:【20】祖训(上)

宅酷小说首页人不知 作者:贰十三
福祸三句叹事件之后。

过了足有半个月,我的那个伙计才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我一直在医院忙前忙后,现在见他情况稳定了,人搬出了icu了。

我的生意这才重新开了张。

找上门来的第一个事主,是朋友介绍过来的。

这事主是东北人。

家里祖籍中原,很多年前家里迫于生计闯了关东,这才一直在东北落脚。

事主一直在边境做贸易生意,近几年越做越大,生意的重心渐渐转移到了上海。

所以一年的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在上海办公,很少再回东北的老家了。

这事主家的人丁很不兴旺,上一辈还有几个同宗一脉的亲戚。

等到了他这一代,家里就剩下这么一根独苗了。

随着年岁越来越长,家里仅剩的几个老人相继去世了。

加上他也厌倦了在东北和上海间飞来飞去。

所以事主就打算干脆把家搬到上海来,这样日后工作还能方便一些。

事实上事主也是这么做的。

很快他就在上海买好了房子,给孩子选好的学校。

举家搬了过去。

起初的一切都很顺利。

搬到上海后,他的事业蒸蒸日上,孩子上进,家庭和睦。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按说这种生活,任谁都会羡慕。

可既然找到我们,这事显然不会这么简单。

就在事主搬到了上海半年之后。

他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而他之所以托人来找到我们,就是因为这个电话。

事主并不缺钱,搬到上海之后,东北的老宅也没卖。

寻思着日后万一解甲归田,那毕竟是个完满的去处。

何况就算再也不回东北了,那宅子也算是个纪念。

于是事主就将宅子租了出去。

他倒是不图那笔租金,而是想着这样起码不会让宅子因为日久天长没人住,荒废掉。

租他房子的也是一家人。

而打来电话的,正是这家人。

据这这家人所说,就在近期,一连几天都会有同一个陌生人来拜访。

指名道姓了要见事主。

起初这家人还以为是事主的旧友,解释了说事主已经搬走了,还给了那人事主的联系方式。

可谁知,那人却依旧不依不饶的每天都来。

而且每次说得都是相似的话,说是约好了要来见事主,大有不见到事主本人不罢休的意思。

这家人这才不得已打了电话过来,想问问事主是不是约了什么朋友。

这事主接到电话,一开始也是一头雾水。

搜肠刮肚的想了半天,也回忆不起自己有这么一个朋友。

况且就算真是自己的朋友,这举动也太不正常了。显然像是个精神病啊。

这么想着,事主才猛然反应过来一件事。

打小,自家的长辈就曾经交代给自己一个祖训。说是打祖上传下来的。

祖训很短,只有两句话。

说的是,入关东,不动。出关东,不回。

小的时候,事主还专门问过自家的老人,这两句祖训究竟什么意思。

谁知长辈们也不是很清楚,甚至都无法说出这祖训的来历。

只是告诉事主,上一辈的老人曾经讲过,说是这事主家当年落脚到东北,不光仅仅是为了生计,而是因为一个约定。至于这个约定究竟是什么,又是跟谁约的,就不得而知了。

小时候事主对这个祖训印象很深。

并且深信不疑,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在琢磨,祖先究竟是跟什么样的人有了约定,为什么这个约定会必须搬到东北来。

对于一个小孩子而言,这就像是那个年纪最爱看的童话故事。

可随着年纪越来越大,这个祖训也就像那些童话故事一般,越来越遥远,越来越模糊。

后来事主也就渐渐淡忘掉了。觉得这祖上留下的遗训,传了几代,很可能内容早就有偏差,至于究竟什么来历,也无心去过问了。

可现如今那个陌生的访客。

不知道为什么就让他想起了这个祖训。

越想越觉得蹊跷,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勾起了他无数个好奇心。

甭管这事究竟跟祖训有没有联系,他真想亲自去见一见那个人。

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于是他即刻动身,直接从上海飞去了东北。

可是没成想这么一去,竟然发现了大问题。

租住他房子的一家人,竟然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他无论如何也联系不上他们。

一连几天,那家人都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后来没了办法,他用备用钥匙开了房子的门。

进到屋里却发现这家人根本没有搬走,所有的物件都纹丝未动。

这下这事主终于觉得事情有些诡异了。

倘若是全家出去旅游了,去的地方恰好没有手机信号,这倒也勉强说得过去。

可事主在房子里找到了那家人的钱包和手机,这显然就不正常了。

就算是出去旅游,哪怕是跑路,这随身的东西起码是会带的。

这家人就像是凭空失踪了一般。

事主在周围打听了一圈,所有的邻居都表示已经有很多天没见过这家人了。

他们还以为这家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搬走了。

而对于那个陌生的访客,邻居们竟然谁都没有注意。也没听见这房里有人争吵或是打斗。

这事就变得更加蹊跷了。

虽说事主跟那家人是房东和租客的关系。

平日里没什么感情,也几乎不见面。

可这事出在自己房子里,又没准真的跟自家祖训有关系,他是无论如何也没法坐视不管的。

可眼下要是报警的话,估计很快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他上海的生意日理万机,他不可能为这个事一直守着。万一真的弄巧成拙,这家人就是玩了把说走就走的旅行,那这时间和精力可就是白白浪费了。

所以他才在朋友圈里打听了一遍,问问谁有没有好的办法。

这就因此知道了我和初一。

琢磨一下,既然心头有疑。不弄清楚日后自己肯定不会甘心。

况且他又知道我们是处理怪事的,想着来一趟不仅能帮着找找人,还能帮着分析分析祖训,也是值当的。

因此这就找上了门来。

我听事主讲了一圈。

说实话,脑子里有些乱。

这事主人看着非常精明,可说话确实经常颠三倒四,跳跃性非常大。

弄的我用了好一会儿才将整个事情捋顺。

就事主所说,我倒是不觉得这事跟妖魔鬼怪有关系。

一来,那租客都说了,找上门来的是个大活人。

这妖怪修炼成人形有多艰难,我是清楚的。这修炼成人形的妖怪,有必要会跟几个普通人过不去吗?这有些说不通。

况且对于陌生访客的表现,我倒是觉得可能是个变态杀手什么的。

现在那几人恐怕凶多吉少。

这么想着我就想劝事主快点去报案。

可见初一眉头紧锁,我还不敢贸然开口。

只能先悄声跟他商量了一下,我说这事有可能是妖怪做的?

初一想了想,告诉我。既然能用祖训来警戒后人,那显然这中间的渊源很深。倘若那人真的跟祖训有关系,这次找上门来肯定是有什么目的。

说到这儿初一反问我,三鲜,你想想。事主家有祖训,从祖训传下来起码有了上百年。而如今那个人还能找上门来,说明这么多年一直有事主家的讯息。这证明什么?

我被问的一愣,证明什么?

脑子里起初没转过弯来,等到我想了一下我才恍然大悟。

找上门来的那个人家也有祖训?

他们的家祖训是去关东找谁谁谁的后人?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隔了这么多年还能找过来。显然是有另一个类似祖训的讯息在另一个家族里流传着。

两家人的祖训合到一起,就是约定好了时间地点见面?

只不过如今事主已经不把祖训当回事了?

所以这面才没见成?

我把我的想法跟初一一说。

他起先点点头,而后竟然摇摇头。悄声告诉我,三鲜你想的倒也对,但我现在担心的不是这个。如果对方家里也是有祖训找过来,那倒也罢了。

可如果他根本用不上祖训呢?

我啊了一声?说你什么意思?用不上祖训?那人压根一直活着?所以不用往下一辈传?自己记着就行了?

我这话刚出口。就感觉头皮一阵发紧。

我算是明白了初一话中的含义了,那人一直活着?妈的不会是只年吧?

我见初一冲我挤挤眼睛。

看来我想的是对的。于是赶忙跟那事主说,这事我们接下来了,不过要亲自去东北那房子里看过了,才能有个确切答复或是办法。

那事主同意了,当即跟我约定了报酬。表示他刚从东北飞回来,要赶着会上海处理事主,这次就直接把钥匙交给我们,他就不跟着过去。毕竟是朋友介绍的,他对我们放心。

我起初倒是没反对,心想反正到时候收钱就好。

没有事主在旁边跟着也省的碍手碍脚。这事他又不是第一当事人,那房子里的发生了什么事他也不知道。去不去无所谓。

可我刚接过钥匙,就见初一拉了事主胳膊一下。

问他,你们家祖训里说了,入关东,不动。出关东,不回。

之前你从关东出来,如今已经回去了一次。你不怕吗?

本来这挺好的气氛,初一这一句话出来,立刻凉了下来。

那事主经初一这么一提醒,本能的愣了一下。

跟着脸色就是一变,当即打电话给上海那边,表示要再过一段时间才能回去了。

挂了电话,事主连拍脑袋,说之前怎么就忘了这事了,感谢了初一半天,竟然立刻就订了三张去东北的机票。

三个人就这么的,出发去了东北。



人不知txt下载



站长推荐:
    首席御医
    盗墓笔记重启
    中国野史
    盗墓笔记南部档案
    海盗鬼皮书
    接阴人
    阴阳诛天阵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万山极夜
    雨村笔记
    花夜前行 无声落幕
     灯海寻尸
    空亡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