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第十三章 逃逸寻师

宅酷小说首页通灵 作者:碧游老仙


  凝神聚气,一心不乱,盘坐了两个多小时,刘晨东已经坐不住了,人的鬼叫声好像只喊给他一个人听,其余的犯人仿佛没有听见一样。

  浑身发冷,开始他还以为是监舍内寒冷,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发现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这个屈死的烟魂试图想上他的身体。

  绝不能让他得逞!刘晨东心念强硬,他极力的抗拒着,他这是对仙家提起了剧烈的抗议。

  如果要是正常意志坚定的人,一心不乱可以抵抗烟魂上身,可是已经早就被仙家窜开七窍的刘晨东,一切抵抗都是徒劳的。

  阴冷的凉意顺着腿网上蔓延,大腿根部,腰身、前胸、脖子……

  当阴冷的凉意笼罩他的全身之时,刘晨东情不自禁打了一个冷战,头发丝都竖立了起来,在他的意念还有一丝清醒的时候,他想到的是爷爷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人争不过命,更挣不过仙!"

  白天的鬼监和夜晚的时候没有任何太大的区别,一样的黑暗阴冷,刘晨东这两天特别的能吃饭,甚至抢食别人的窝窝头。

  也就在刘晨东在看守所待了第七天的时候,被办案人员提到了审讯室。

  "刘晨东,你交付五千元的罚款就可以走了,以后不要再搞封建迷信了。"提审的jǐng察对坐在椅子上两眼呆滞的刘晨东说道。

  "我不叫刘晨东,我叫沈男,已经屈死了十一年了,我有莫大的冤屈啊!陈凯打死了我,至今还逍遥法外,我要他一命偿一命。"

  jǐng察很怪异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刘晨东说着莫名其妙的话,以为自己提错了犯人,低头又看了一下提审的卷宗,然后问道:"刘晨东,你怎么还不悔改,如果你还要装神弄鬼的话,我就教养你。"

  "我说了,我不是刘晨东,我是沈男,你应该听说过十一年看守被坐班打死的一个二十三岁的犯人,那个叫陈凯的犯人打死我以后,把我塞进了铺板下面。"刘晨东低沉的声音说道。

  提审刘晨东的jǐng察三十多岁,名叫王兆明,刚调到公安分局才五年,确实也听过十一年前看守所监里的坐班的把犯人打死后藏到了铺板底下,因为那个坐班的还有两天就要释放了,本想瞒天过海,却没有想到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点名的看守所,在打死犯人释放那天早晨,管教竟然心血来cháo站在前监栏点名,结果事情败露了。

  陈凯一个外地打工的普通人,家里也没有管,后来陈凯家里托关系找门子才摆平了这件事情,陈凯没有待几个月就被释放了。

  看着眼前的刘晨东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又一想刘晨东是新进来的犯人,而且根本就不能把十年前的事情说的如此详细,看守所闹鬼的事情也众所周知,jǐng察王兆明还真有点心里打憷,但是他知道自己的jǐng服辟邪,加上他制服的衣兜里缝有朱砂,急声道:"你说你就是被打死的犯人沈男?你现在是在刘晨东的身体上?"

  "是的,你要替我报仇啊?"

  王兆明倒吸了一口冷气,看着面色阴暗的刘晨东,又试探问道:"那你让我怎么帮助你报仇呢?"

  "我要血债血偿,一命抵一命,要陈凯被枪毙!"

  "好,我会尽量帮助你的,你放心好了。"王兆明知道此时只能先这样敷衍他,具体如何处理,还需要从长计议。

  刘晨东浑身打了一个冷战,随即茫然看着眼前的jǐng察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叫什么名字?"刘晨东的举动,王兆明都看在眼里,凭借他干刑侦多年的经验,刘晨东先前迷茫的眼神说明了他刚才不是在装神弄鬼,而是确实什么也不知道。

  "我叫刘晨东,我记得我被鬼上身了,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刘晨东一边说着一边极力的回忆。

  王兆明点了点头,沉吟了片刻道:"本来你今天交了五千罚款就可以释放了,可是你牵扯进了一件人命案子里,所以我们暂时还不能释放你。"

  刘晨东想到自己刚被抓到分局刑jǐng队的时候,有一个jǐng察就说过他和一件人命案子有关系,他根本就没有想到此时面前的王兆明说的是和那个屈死的烟魂案子有关系,急声道:"我根本就没有杀人,你们在冤枉我,陷害我……"

  "你别激动,我们没有说你杀人,你被上身的鬼魂要让我帮助翻案……"

  听了王兆明叙述了先前的事情以后,刘晨东知道了王兆明还想今后鬼魂上他身体,顿时怒发冲冠,他恨不得上去给王兆明两个耳光,又恨不得暴揍一顿那个上他身的屈死烟魂,对自己家堂口上的仙家所做的事情让他更加的怒气冲天。

  "其实你本来也没有什么事情,如果你要是能配合我这次办案,你的五千块钱的罚款就免了,如果你要是不配合,我也会找一个理由给你送进看守所再待上两个月,我也可以教养你三年,希望你自己好好的想一想。"

  王兆明带有威胁的话语,让刘晨东无法接受,他气的简直快要炸肺了,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和jǐng察硬着来,根本就不会有好下场的,但是自己确实又不想再回到鬼监了,但是那也没有办法,只能忍着怒火道:"好吧!我答应你。"

  由于刘晨东没有什么事情,王兆明也诶有给他带手铐,直接带他走出了审讯室,准备送往看守所。

  刚走到公安局的大厅,王兆明突然接了一个电话,估计可能是不想让其他人听见聊天内容,王兆明用手指了指刘晨东,示意他站着别动,然后人就走向远处。

  刘晨东见王兆明低着脑袋,左瞅瞅又看看,还时不常嘴角挂着笑容,估计是和女人通电话,一想此时不走还待何时,见王兆明再度转身,刘晨东快速的向门口走去。

  这个期间虽然有的jǐng察用怪怪的眼神看着一身脏兮兮的刘晨东,可由于刘晨东也没有带手铐,谁也就没有追问。

  出了公安局的大门,刘晨东撒开腿一路狂奔,跑过了两个道口,刘晨东拦截了一辆出租车快速的返家。

  到了家以后,刘晨东并没有直接进屋,而是在家附近侦查了一遍,见没有jǐng察,这才翻墙跳进了家里,找到了钥匙打开门,刘晨东换了一套衣服,然后拿着钱和一些衣物,还有一些旅游用的物品,又悄悄的离开了家。

  在路上的时候,刘晨东就想好了,他要前往挂鞭山前去寻找许是凤,什么老仙啊,他都不管了,打了一辆车快速的向安凤山行驶而去。

  站在安凤山的山下,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爬山的人也都陆续的下山,掏出师傅的护身符带在脖子上,深吸了两口气,刘晨东这才向山上爬去。

  两个小时候,刘晨东爬到了安凤山的山顶,拿出许是凤给他的地图查看。

  地图上有铅笔标的路线,看着后山峰峦叠嶂,刘晨东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清晰的路线图,于是他顺着一个不算险峻的地方向后山走去。

  开始还是比较好走,可是到了后来,山路越来越险峻,行走也非常的缓慢,一直到下午才到了后山的山下。

  卸去背包,依靠在一棵大树上,刘晨东喘着粗气喝了几口水,然后从包里取出饼干吃了几口,又看了一下指南针,辨别了一下方向继续赶路。

  没有经过人走过的山里路荆棘密布,行走非常的艰难,抽出背后的砍刀,用力一边砍着前面的横枝一边缓慢的前行。

  天快点下午的时候,他穿过一片树林,竟然奇迹看见地上有山道,仔细查看,这条道已经有很久没有人行走过了,举目远眺,夕阳已经西沉,刘晨东顺着山路向前飞快的行走。

  天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林间和草丛中发出了虫子和鸟的叫声,远处时而传来兽吼声,心里有点发毛的刘晨东紧紧握着砍刀,急忙四处打量,见远处有百米外有一块平坦的旷野,找到了理想的安寝之处,也加快了脚步。

  支上了帐篷,刘晨东就开始了他荒山寻师的生活了。

  接下来几天,刘晨东一直在山里面转悠了,然后接下来的两天一直下雨,在帐篷里躲避了两天,等雨停了以后,他又继续寻找许是凤。

  终于在一天的黄昏时分,发现了脚印,他心中欢喜,顺着脚印一路寻找下去,竟然还真发现了许是凤的踪迹。

  师徒二人见面后,刘晨东仿佛见到了亲人一样,竟然一头扎进了许是凤的怀里失声痛哭了起来。

  止住了哭声后,刘晨东才把自己领仙的事情,如何进监狱,如何被鬼上身,如何跑出来,一五一十的和许是凤道出。

  许是凤看上去要比以前苍老了很多,皮肤黝黑,两眼深陷,本来就枯瘦的身体,一个月来的深山生活给他折腾的更加弱不经风,眼神中射出慈祥的光芒照在刘晨东的脸上,沉吟片刻,很有韧性的声音道:"做人一定要自我,要强大,相信你会做的更好的。"

  见刘晨东点了点头,许是凤道:"徒弟,为师已经找到了藏赶神鞭的地方了,明天正是开始山门取鞭子的最佳时机,为师正好缺一个帮手,你来的正是时候,明日为师就要送你一份见面礼!"

  不会是想把赶神鞭送给我吧?刘晨东心里是这么想的。





通灵txt下载



站长推荐:
    首席御医
    盗墓笔记重启
    中国野史
    盗墓笔记南部档案
    海盗鬼皮书
    接阴人
    阴阳诛天阵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万山极夜
    雨村笔记
    花夜前行 无声落幕
     灯海寻尸
    空亡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