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第五章 丧事

宅酷小说首页通灵 作者:碧游老仙


  刘仁德的死并非是偶然的,被刘晨东撞见了自己的风流事,当场抓了个现行,他怎么想今后也无脸面对自己的孙子,也该着他阳寿已尽,一时魂窍堵塞,就没有想过这种事情根本不算什么,可在刘老头的心里,自己在孙子心中神圣的一面破碎了,生不如死。

  当天晚上和自己的老相好李秀兰意味深长的聊了很长时间,然后和她约好第二天早晨来家,并言有事相谈。

  李秀兰是一个寡妇,她自幼患有癔病,癔病也就是虚病,老百姓嘴里说晚上遇见了脏东西,鬼上身,被狐黄仙等上身都属于癔病,半辈子被仙家折磨,最后在刘老头这里出灾了,把刘老头视为自己的救命恩人一般,经常的往来,日久生情,两个孤寡之人,心照不宣,一拍即合,一直保持暧昧关系近十年,虽然感觉刘老头今晚说话的语气怪怪的,但她也没有多想。

  李秀兰走后,刘仁德带着沉重的心情洗了一个澡,穿上他事先早已经准备好的寿衣,上身有单衫、夹衣、棉袄、大袍、马褂,下身有单裤、夹裤、棉裤,脚穿青布鞋,这青布鞋底用袼褙色白布三层以上,名日"千层底",因为黄泉路途遥远,以免中途磨破。

  刘仁德虽不是出黑的阴阳仙,但他很明白不能死在屋子里,要在外面设置灵棚,当刘老头走到外面的时候,一群男女老少二十多人,穿戴各异,正在院子里设置着灵棚。

  "呵呵……"刘老头苦笑自己阳寿已尽,眼前的这些仙鬼已经显像在他的面前,而且还好心的帮助他办理后事。

  "各位仙家显像为我办理丧失,弟子怎能承受的起呢?"刘老头双手抱拳对着院子里内忙碌的仙家。

  一个年轻的黄仙蹿到刘老头的面前,嬉笑道:"嘿嘿,刘老头你不要和外面客气,你也为我们仙家辛苦了一辈子了,今年是你的喜丧之日,教主知道你没有亲属,下令让众仙帮忙送你一程,应该的……应该的……不要道谢!"

  出租车还没有到家门口,刘晨东就听见有喇叭声,呜呜咽咽,悲悲戚戚,凄凄惨惨,正是从他家的宅院里传将出来,刘晨东脑海一片空白,跳下出租车向家里狂奔下去。

  刚到门口就开架,大门左边挂着托魂纸,双手使劲推门进了院子,灵棚中停放一口猩红色的大棺材,一个身穿素服,背着一个破旧的皮包的中年人,肌肤黝黑,留着落腮胡,手里拿着摇魂铃正在灵棚前站着。

  李秀兰伫立在几个喇叭匠的旁边,哭丧着脸,见刘晨东进来,疾步迎了上去。

  刘晨东呆呆地望着他,发颤声道:"这是在做什么?怎么了?我爷爷在哪里?昨晚不是好好的吗?"

  李秀兰也不清楚刘老头会突然暴毙,当她早晨来的时候,就发现院内设置好了灵棚,还有为丧礼吹喇叭的,有扎纸马庙宇的人正在忙碌,当她知道刘老头已经在昨夜去世了,她还真是一时难以接受,悲伤过后,她感到很奇怪,刘老头和她说过唯一的亲人只有孙子刘晨东一个人了,可刘晨东不在家,而这些为他办理丧事的人是谁找来的,并且丧事处理的井井有条。

  见李秀兰看着房门,刘晨东疾步走进客厅,见爷爷躺在一个客厅正中央木榻上,(寿终正寝)已经穿好了装老衣裳,手拿打狗鞭和打狗粮,一块长宽各45公分的白布,用四节秫秸劈开一头,夹住四个角,上角儿对天就是头顶中部,下角对地,搭在胸前,左右要于两耳盖严死者的面部,以免死者的阴气扑着活人,或活人的阳气被死者借到,那样对死者和生者都不利。

  头上还摆放着一个小方桌,上面供着倒头饭、领魂鸡、长明灯。

  倒头饭:用小米煮成半生不熟的饭,俩二大碗扣成一二大碗,上面再插三根高粮杆,顶端裹一小团新棉花,裹棉花的格档称哭丧棒。

  领魂鸡:死者在漫漫的黄泉路上,需要个向导来招引灵魂,所以死者必须有一只鸡来领魂,俗称领魂鸡,过去人们都视鸟儿为人的精心神的负载体,甚至认为鸟儿就是亡人的灵魂,可以引度地上的亡人灵魂飞临天堂。

  长明灯:俗称照尸灯,长明灯是用一只小碟或小碗,里面倒上豆油,再用新棉捻成柃,放在油里一截,另一截搭在外边点着,长明灯不能在中途熄灭,应有专人添油拨灯。长明灯象征死者的灵魂永远不灭,像太阳一样永恒。

  刘晨东双膝跪在地上给爷爷磕了三个响头,忍着悲痛,走出客厅来到院子,向李秀兰问道:"我爷爷究竟是怎么死的?"

  李秀兰老脸一红,低头叹息:"昨晚你爷爷让我回家,今儿早让我来,说有事情和我商量,我来的时候你爷爷已经死了,也不知道谁请来了阴阳仙和一些吹喇叭的!"

  刘晨东什么也没有,转身走到灵棚,看着阴阳仙道:"请问这位大叔,是谁请你来的?"

  "你是他刘仁德的孙子吧?"阴阳仙问道。

  "对,我是他的孙子!"

  "是你爷爷昨晚请我来帮助他办理丧事的,因为你爷爷已经知道自己活不到今天,你也节哀顺变吧!快去给你爷爷烧点纸钱吧!"阴阳仙道。

  刘晨东不再多问,走到灵棚前,按照阴阳仙指导,跪在地上在丧盆里烧纸期间,李秀兰帮助刘晨东带上了孝。

  阴阳仙站在灵棚前念诵着入殓咒:"天元有令,普扫不详,手执宝剑,足踏天罡,灾凶立退,家道永昌,有空有死,忽悲忽伤,今日入殓,往生西方。"

  入殓咒念完以后,四名壮汉把刘仁德抬进了棺材里入殓。

  然后阴阳仙用开光棒上的棉团蘸压心盅的酒,在刘老头五官及手脚划过,同口念开光谣:开眼光,亮堂堂;开耳光,听八方;开鼻光,闻麝香;开嘴光,吃猪羊;开手光,抓钱粮;开脚光,上天堂。

  随即阴阳仙又念诵钉棺咒:"孝孙灵前跪,思亲皆掉泪,老人恩情重,万两黄金买不会,称老祖吆一声,奉请鲁班下天宫……"

  几个壮汉盖上了棺材板,拿着锤子钉棺材盖……

  刘晨东这一刻流下了眼泪,虽然他知道哭也不能把爷爷哭回来的,但是心中的悲切无法控制,泪水横溢,嘴唇颤栗着呼出哽咽声。

  "天元地方,律令九章,金童玉女助我起丧,头顶八卦,脚踏魁罡,钢刀在手,斩断魂殃,雨神荼,各立两旁,天妨归天……。"阴阳仙念诵完了起棺咒,八名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扛起棺材

  刘晨东按照阴阳仙的安排,站在院子当中踩着板凳,面对大门,手执扁担,大呼:"爷爷向西方大路走……"

  刘晨东连呼三次,阴阳仙也告诉了他这是"指冥路"。

  "阴阳善通八卦,能计九良雌雄,二煞随灵而走,避开於潜藏,手指北斗,脚步魁罡,捉拿使天蓬力士,杀鬼用护法金刚,游魂消散,家门吉祥。"阴阳仙念完了起灵咒后,刘晨东才扛起打灵幡,随即棺材随之而出。

  顺着树林边一路向西走去,一路上李秀兰帮助撒纸钱,走了十多分钟到了一所坟茔地,在阴阳仙带领下,来到了一个土坑前。

  八个年轻人把棺材落在坟坑里,阴阳仙开始念诵安棺咒:"安东方甲乙木,青龙出水,安南方丙丁火,火焰生生,安西方庚辛金,金鸡化凤,安北方壬癸水……"

  然后阴阳仙接着念诵掩咒:"天元地方,律令九章,上帝有敕,不远停丧,丧门白虎,远离他乡,吾乃地理之师,灵园八卦阴阳,手持驱邪宝剑,转来此家封丧……"

  十来个小伙子拿起铁锹开始掩埋棺木,不多时,坟墓已经掩埋好,随即又给石碑立起,那边扎的纸马庙宇也全部烧了。

  自来到坟茔地,刘晨东一直跪在坟前一声不吭,两眼直直地望着爷爷入葬全过程。

  阴阳仙走到刘晨东近前,劝慰道:"小伙子,不要伤心了,人死不能复生,你爷爷已是古稀之年,算是喜丧了,现在事情处理完了,我们也该走了,你爷爷事先都把钱给我们了,你也早点回家吧!"

  刘晨东起身送阴阳仙等人,然后在坟地独自待了一会儿,径自回家,对李秀兰看也不看一眼,刘晨东本来不想讨厌李秀兰,可是一看见李秀兰就会联想到爷爷的死和她有关。

  回到了家里,让刘晨东惊讶的是院子和客厅里的一切都恢复了原貌,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最近几天发生一系列的神奇事情,搞得刘晨东迷迷糊糊,他都感觉不到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看着天都是灰茫茫的,一点真实的气息都捕捉不到。

  一切事情都在匆匆中度过,根本没有给他一个喘息的时间,当他此时静下来以后,才真正的感觉到爷爷已经死了,永远的离开了他,今后人生之旅要靠他自己一个人走下去了。

  刚刚成年,才上高三的刘晨东一下子支撑不住,病倒在床上,一连七天都没有起过床,这七天来一直做一些稀奇古怪的梦。






通灵txt下载



站长推荐:
    首席御医
    盗墓笔记重启
    中国野史
    盗墓笔记南部档案
    海盗鬼皮书
    接阴人
    阴阳诛天阵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万山极夜
    雨村笔记
    花夜前行 无声落幕
     灯海寻尸
    空亡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