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第二十五章 不知道从何而来的暗号

宅酷小说首页藏海花 作者:南派三叔
  难道有个同道中人以前也被这张图疑惑过,然后也正好住过这里,又在憋条的同时惆怅满腹,用自己的便便在门上涂鸦以排遣寂寞空虚冷?

  104是什么意思?房间号?难道,这是一个提示,有人让我注意104号房?

  这房间与我的房间隔了四五间,我一下子就意识到,这确实是一个提示。

  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我身边到底在发生什么事情?

  我站起来,一泡尿把这些东西全冲了,抖擞着出了厕所,决定不去琢磨,一路就溜达到了104号门口。很快,我看到房门开着,有个人正裸着上身在房问里就着脸盆擦身体,一边擦还一边哼歌:

  "妹妹你往前走哦哦,哥哥在房里等,恩恩爱爱,别让人看出来。"

  我看那人的肚子,看到肚子上有很多伤疤,跟棋盘似的,但那人的胡子和头发都非常长,看上去万分邋遢,身上一团肥膘。

  胖子?

  我惊了,但惯性让我走过104号房门口,一路下了楼,我边走边心说:这人是胖子。

  我靠,胖子怎么可能来得这么快,现在这种天气,他从一个荒郊野外出来,再到另一个荒郊野外,怎么也不可能这么快。

  而且,这里是墨脱,进这里比出十万大山更麻烦。

  但显然胖子不想让我跟他相认,才没有找我,只是在厕所里留下了标记,而且开着门让我看到,还唱歌暗示我。

  我来到楼下,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干吗去,就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开始抽烟,忽然就看到胖子把脏水直接从楼上泼下来,对着下面喊: "老板娘,没热水了,再打两壶热水上来。"

  下面的门巴族老板娘哎了一声就提了两壶水往上走。胖子又说道: "快点,等下我又拉肚子了,我来了你们这鬼地方,每天早上七点准时拉稀,你家的菜是不是不干净?"

  我点上烟,不由得就笑了,早上七点准时拉稀,好吧,那我就早上七点十五分跟着你拉稀好了。

  第二天时间一到,我准时进厕所,除了一股新鲜的恶臭之外,我看到门的后面用很恶心的东西粘着一张卫生纸,上头写了很多字。

  我小心翼翼地撕下来,心说果然是拉稀了,胖子做戏真的做全套。

  纸上写了很多信息,我看完就明白了一切。

  原来,胖子早在三周之前就发现阿贵家的电话被窃听了,但他在村子里又找不到任何监视他的人,他意识到,窃听这台电话的目标应该不是他,而是每周都给他打电话的我。

  所以,他设了一个局,让阿贵把手机贴着座机,每次我打电话去,阿贵先不接,先打通手机,之后再把手机、座机都免提,让我以为他还在广西,而事实上他早就离开了,准备偷偷去杭州找我。

  结果他到了杭州之后,发现我在尼泊尔,他就等我回来,一直到我到了墨脱、准备待一段时间,他才从杭州赶过来。

  最后一个电话,他几乎就是在附近的林芝接的,之后他立即就进了墨脱。进来之后,他一直没有和我会合,而是在山口等我,之后就一路跟着我。他说,我离开一个地方超过三分钟,必然有跟踪的人出现。

  都是当地人,显然经验不是很丰富,只能通过他们对当地的熟悉来跟踪我。

  他们没有发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胖子一直在附近看着我。

  正因为这样,胖子一直没法和我联系,他说,只要他一出现,一定是和我一样的下场,因为这个地方太小了。他会自己单独去调查,看能不能发现什么,他暂时找不到和我隐秘联系的最好办法,就让我多注意身边所有的厕所。

  我把卫生纸冲到蹲坑里,心里踏实了很多。

  不管我自己再怎么强大,有人保护和照顾,总是好事情。

  事后我想想,在这个时间点上,我又犯了一次二,但这二犯得很有争议性。按照我以前的做法,此时应该什么都不想,和胖子先离开这里再说。但是,我和胖子都在心里想着要弄清楚到底是谁还在设计我们,目的是什么?

  我提上裤子推开门出去,觉得一切都可以从长计议了,在这儿的博弈才刚刚开始。

  但是一推开门,我就看到两个喇嘛站在厕所门口。

  我愣了一下,问道:"排队?"

  喇嘛摇了摇头:"吴先生,大喇嘛让你立即上山去。"

  "怎么了?"我问道。

  "五十年前发生的事情又发生了,从雪山中,又出来了一个人。"

  我不记得我是否把行踪告诉过喇嘛,但喇嘛在这里神通广大,又或者是人家是一家一家找过来的,我也没空儿计较这些了。

  一路跟着他们上了山,来到喇嘛庙里,我发现一切都已经乱套了。所有人都疑色重重,忙忙碌碌地不知道在干些什么,这地方就像某个战地医院一样。

  喇嘛们一路把我引到了大喇嘛的卧室里,我发现里面还坐着一个人。

  这个人背对着我,穿着一身藏袍,正在安静地喝酥油茶。我觉得气氛有一些微妙,因为我一进屋子,屋子里靠边的几个喇嘛都用一种非常奇异的眼神看着我。

  不能说是眼神奇异,而是说,他们觉得我很奇异。

  这种气氛让我觉得很不舒服,我来到那个人身边坐下来,随意地往边上一看。

  在那一瞬间,我几乎从座位上弹了起来,一下跳到了一边。

  我的脑子嗡了一声,几乎被吓晕过去。

  在喇嘛对面坐着的那个人,竟然不是别人,而是我自己。

  不,我当时脑子混乱,有点语无伦次,不是我自己,而是,我看到了一张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脸。

  "是你?"我惊讶得合不拢嘴。

  对方看向我,眼神很是不在意,只是点了点头,说道:"我就知道,你没有那么容易死。"

  "你到底是谁!"我大骂,"你到底是什么妖怪,为什么要扮成我的样子?"说着就想上去掐死他,但他立即就站了起来,退后了几步,让我的攻击失败了。接着他摆了摆手: "咱们现在已经没有利益冲突了,你不用这么极端地对我。"

  "不用?"我继续大骂,"操你妈的不用,狗日的,你要是我,你会不极端?老子今天不仅要极端,而且要端了你!"

  "呵呵,其实,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他又喝了一口酥油茶,"这也不是我想要的,我们两个都是受害者。"

  我心中的火越来越旺,觉得简直不可理喻,就想把他放倒再说,这时候大喇嘛说话了。

  "两位,你们不需要用这种方式争吵,还是先来解决我们眼前的问题吧。"

  我看着对面的自己,又看了看大喇嘛无所谓的样子,忽然觉得这场景好像在哪儿见过, 《西游记》里?

  大喇嘛就是如来佛吗?我是孙悟空,对方是六耳猕猴。

  我警惕地坐下来,这家伙以前想置我于死地,我是绝不会回到没有防备的状态的。所以我离他远远的,而且随时保持着可以防御和攻击的姿势。

  我对大喇嘛和这个人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喇嘛说道:"这位先生今天中午突然出现在了寺庙门口,和五十年前发生的事情一样,他告诉我的徒弟,他是从雪山中来的。因为他和你长得一模一样,我以为你在开我徒弟玩笑,但我和他接触之后,现你们确实是两个人,于是赶紧把你找了回来。我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假吴邪说道:"我和他们说了几句,就发现你可能也在这里,但他们不让我离开,我想了想,有很多事情见上你一面说清楚也好。"

  "你是从雪山里出来的?"

  他点了点头,我问道:"既然你想说清楚,那你就告诉我,你是谁?你的目的是什么?"

  他拿起酥油茶,一点也不客气地续了一杯,就道:"我告诉你了,对你没有好处。"

  "我就想死,你就告诉我吧。"我道。

  "可惜我刚活出点味道来,我可不想奉陪你。我只能告诉你,我的事情和你经历的那些事情,最好不要混在一起想。"他道,"时间已经过了,你们都已经自由了,你不要再查下去了,不要把成果毁掉。你如果继续纠结下去,你可能会不知不觉陷入另外一个大谜团里去。"

  "我不在乎,死猪不怕开水烫,而且,我也没有纠结什么,我之所以在这里,只是一个偶然。"

  "你不是自己查到这里的?"他显出有些吃惊的神情。

  我点头。他放下了茶杯,问道:"那你是怎么来的?"

  我心想,我该怎么说?难道对他说我是被人设计来的吗?我有必要说实话吗?于是摇头,骂道: "你管得着吗你?"

  "你不了解你所处的环境。"他忽然站了起来,"如果你不是自己查过来的,那咱们两个的麻烦就大了。"

  他站起来之后,迅速环视这个房间,就问大喇嘛:"上师,这个房间有其他出口吗?"

  大喇嘛摇头,我正想问他干吗,忽然这个房间的门一下被打开了,接着走进来好几个人。

  是那些香港人。

  加上大喇嘛他们,一个小小的房间里聚集了十来个人。

  为首的那个香港人,我一眼就认了出来,是那个叫做张隆半的年纪略大的中年人,还有那个张姑娘,其他的人我就记不住了。

  "果然,你这小子中计了。长了一样的德行,你的脑子就不能长好点吗?"假吴邪叹了口气。

  "几位为何不请自来?"大喇嘛说道。

  张隆半没说话,只是看向我们两个人,对我们道:"两位不用动任何小心思,以两位的身手,绝对不可能离开这间房间。真不容易,两位终于会聚到了一个地方,那么我们的一些疑问似乎也可以揭开了。" ,

  "您是?"和我长得一样的家伙问道,"何方神圣?为何要设这个局来套我们?"

  "在确定您是否可靠之前,我和您一样,不会透露任何信息。"

  "你倒是挺了解我的。"假吴邪说道,"不过,你们未负对自己太自信了。"说完,他忽然靠近我,把我卡在了他的手臂里往后拖去,"让开一条路,否则,你们的目的不会得逞。"

  张隆半像看两个笨蛋一样看着我们,他闪出一道缝隙来,后面是那个张姑娘,她抬手举起一个东西,我发现那是我做的弹弓,几乎是瞬间我听到了破空的声音,在我身后卡住我脖子的假吴邪浑身一震,抓着我就翻倒在地。

  我赶紧推开他的手臂,爬起来就看见那家伙捂着脸疼得都蜷曲起来。

  我转过头去,正看到那姑娘拿弹弓对着我,我立即道: "住手!我很乖的——"

  没说完,就见她弹弓一抖,我哎呀一声,翻倒在地上。



藏海花txt下载



站长推荐:
    首席御医
    盗墓笔记重启
    中国野史
    盗墓笔记南部档案
    海盗鬼皮书
    接阴人
    阴阳诛天阵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