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知:[34]美食家(下)

宅酷小说首页人不知 作者:贰十三
饭馆的生意,都是集中在中午和晚上。

所以下午闲暇的时候,我都是尽量在车里睡一觉。等到了晚上的饭点,再起来盯梢。

毕竟这来往的食客包括等位的人非常多,光观察就已经是一个很消耗精力的事情了。

可是让我有些出乎意料的是。

第七天的下午,正眯着。就被初一叫了起来。

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就看见一个背影,已经进了饭馆。

虽然仅仅是匆匆看了一眼,但不知道为什么,连我都有一种感觉,就是那个人。

初一也表示,可能是年与年同类之间的一种微妙的感应。

他有九分的把握。

于是当即我们就下了车。我就听从初一的吩咐,在饭馆外头守着。以防那人又出来。

而他就装作食客,走了进去。

心知里面的不是六九等的小妖怪。

我不由的非常紧张。

可又看不见里面的状况,我来回踱了几圈。才勉强找到一个靠谱的位置。

透过玻璃,看见初一就坐在角落的一个位置上。

而那个老板,正在与一个人聊天。

看表情,老板非常热情,又是倒茶又是递烟的。

只是可惜的是,我看不见那个人的正脸。

着装上那人穿的非常朴实,感觉上应该岁数不小了,并不像是初一或是守岁,看起来还是个年轻人。

里面聊了大概有十分钟。

我就见那人从桌子底下,提上来一个黑袋子。也不知道装的是什么。

那老板打开看了一眼,还伸手比了一个大拇指。

估计应该还是食材一类的东西。老板已经知道了这东西的宝贵,自然会夸赞。

我心是越跳越快了。

饭馆里这时没有其他人,下午,正好是服务员和厨师,午休的时间。

生怕那年猛地张开大嘴,一把吞了那老板。连骨头都不会剩下。

而且,更让我着急的是。

老板与那人越聊越兴。转而起身,像是去了雅间。

然后初一也悄悄的站起身,跟了过去。

三个人一同消失在我的视线外了。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我很希望那个守岁也在场,即便他不会帮忙,起码让我心里有底一些。

我心悬着在外面又等了几分钟。

已经忍不住要冲进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猛地就听见饭馆里一阵糟杂声。

即便隔着玻璃和距离,还是听得非常清楚。

紧接着都没等我来得急反应,就听哗啦一声,一个人从二楼的窗户破窗摔了下来。在地上挣扎了一下,就不动了。

我定睛一看,是那个老板!

当下也顾不上救人,撒腿就往里面冲。

这情况也甭说了,肯定是打起来了!

穿过大厅,直接奔向二楼。

循着嘈杂声,跑进了走廊深处的一个雅间。

我是上气不接下气。本想着立刻找一个趁手的家伙。

一抬眼,我就怔住了。

房间里竟然没有初一和那个人的影子。

只有守岁坐在一把椅子上,正把玩着一个挺大的物件,好像是一尊圆鼎。整个雅间内到处一片狼藉,能碎的碎,能倒的倒。窗户玻璃已经没有了,那老板就是从这里被扔出去的。

我心说坏了,守岁就是那个美食家。

妈的之前怎么一直就没想到这一点呢?

初一已经被他干掉了?

我大喝一声,壮了壮胆。

质问守岁初一去哪儿了。他又是什么时候来的。那老板是不是被他扔出去的?

守岁压根像是听不见我说的话。

只是伸手向上指了指,就说了俩字,上头。

我刚要转身,他就有追了一句话,放心吧,那只年的角在这里,已经没什么本事了。他是斗不过初一的。

我没心思多想守岁的意思。

立刻顺着楼梯又上了三楼。刚进了走廊,我心就立刻放下了。

只见初一,此时正用膝盖,狠狠地顶着一个人。

那人被死死的压在了地上,挣脱不得。已经放弃抵抗了。

见到是我,初一本来还挺严肃,竟然笑了一下。

用下巴指了指那个人,告诉我,就是他,这就是那个美食家。

这次是真的尘埃落定了。

我竟然还有一种大难不死的感觉。

初一应该是受了些伤。脸上有好几道伤口。不过已经止住血了。

我跟在初一身后,将那人压回了二楼的雅间。

此时我才终于能有机会观察起那个人来。

这个人穿着打扮已经不能说朴素了。

简直就像是穿越而来的。无论衣服的样式质地还是颜色,都是上个世界八十年代的风格。

只不过长相却是非常年轻。还带了副眼镜。

谁能想到,这看着文雅怀旧的一个人。竟然是一只吃人的年呢?

到了雅间内,初一也不再押解那人了。

搬了把椅子,等到那人坐下后,初一才长出了一口气。

头一次向我要了个根烟抽。加上守岁嘴里的烟斗一直就没停过,很快这雅间内就变得烟雾缭绕的。

那人一直没抬头。

似乎是在等我们问话。

等到初一抽完了一根烟,才开口问他,非要弄的两败俱伤吗?

那人哈了一声,冒出一句文绉绉的话来。天地为大,人为末,妖为中,年为上。请问在下做错了什么吗?

没有。初一有些无可奈何的回答,但我们想救那个人。不论对错。

那人再次冷笑,救的过来吗?

他刚想继续说。

守岁忽然拿着那尊鼎站了起来。

笑着问他,我现在要毁了这口锅,你要不要救啊?

那人一怔,竟然就没再吭声。

显然那口鼎对他意义非凡。

不过更让我意外的是,按守岁的说法,那竟然不是鼎,而是口锅?

妈的这美食家连做菜的器具都这么讲究?

这锅就是用来吃人的?

我看了眼窗外,那老板已经被抬上救护车了。

不知道是生是死。

雅间内,忽然沉默了下来。

只能听见窗外楼下围观人群的声音。

半晌,初一叹了口气,才说,这角我们暂时保管,一月后,必定还给你。希望你别再打那老板的主意。离开这里,随便你去哪儿。

你同意吗?

一个月?那人表情一变。

见初一点点头,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那人才像是认命了一般,说好。

这简短的对话。

对我而言信息含量简直太大了。

先是说那鼎是锅,现在又变成了角。

我这才猛然想到,传说里那年兽是一种独角的怪物。难不成这传说真的说对了?

每一个年兽真的有一个角?

可那口锅足有脸盆大小,这角是这个形状的?

我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画面,一只张牙舞爪的怪物额头上,立着一口大锅。这场面简直太幽默。

我本想着,再从他们的对话里寻找到些信息。

谁知,初一竟然直接放走了那个人。

那人走的时候,头也没回。但从姿势上来看,恐怕是受了伤。有些踉跄。

等到从窗子里见那人出了饭馆。

初一整个人忽然就瘫软在椅子上了,告诉我,那只年之前的伤还没好,可即便如此,这次要不是守岁来,他也没有百分百的胜算。

我给初一倒了杯水。

眼下虽然有很多疑问,可毕竟不是时候。

于是我干脆去问守岁,这鼎,啊是锅,是那只年的角?

守岁像是在观察一个奖杯。

整个人美滋滋的。头也抬的告诉我,是啊。每个年都有角,只不过角的形态,样式,都不一样。作用也有区别。年这种存在,离开了角,就会能力大减。更重要的是,没了角之后,连它的寿命都会缩短。所以,这角对于一只年来说,比命都重要。刚才他趁初一与那年僵持的时候,取了那年的角来。这才算是彻底把那年制住了。

说着守岁坏笑着问我,要考考我的智力。他守岁大爷的角是什么东西?

我脑子里还在琢磨他的话。被这么一问,我也有些懵。

就随口胡诌了一句,说肯定是烟袋锅了。

没成想,这竟然被我蒙对了。

守岁猛抽了几口烟,炫耀着告诉我,这名曰霭老爷,别老烟斗烟袋锅的叫。成何体统?能在旁边闻味儿就是祖上烧过高香了。懂?

我没接话。

反而有了一个新疑问。

按照我的逻辑,这角肯定是这年随身的一个宝贝物件。

应该会经常出现的。

但没见初一有什么必带物品啊。还是说,他的角其实是那些装要妖怪的瓶子?

守岁说角的形态,样式不同。会不会初一的角就是一堆瓶子。用也用不完的?

见初一这么劳累。我只能暂时忍住没发问。

如今事情算是解决了,之前的报酬估计得给人退回去。倘若是那老板有个好歹,这次恐怕还得赔不少钱。

三个人又坐了一会儿。

其实就是等初一在休息一下。

我和初一就干脆直接去了医院。那锅,初一说暂时就由守岁来保管。到时一月后,要那年去向守岁拿。

去医院的路上,我心里非常忐忑。

生怕那老板死了。

到了医院之后,所幸是虚惊一场。老板仅仅是断了一条小腿,添了些皮外伤。精神状态还算不错。

我本着道歉的想法。把事情的真实经过在病床前给那老板讲了一下。

但依旧隐瞒了年的事实。

我只是告诉他,那个人是个邪魔歪道的修炼之人。修炼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妄想靠吃人,吸收人的七魂六魄得道成仙。所以才做出了这档子事。

现在那个人已经被我们彻底的解决掉了。

之前也是因为我们的疏忽,才让老板沾了祸。

报酬我会原封不动的退回来,另外还有一笔慰问金。

那老板也是个实在人。

说那人是他招惹上的,倘若不是我们出面救助,他可能已经没命了。

这钱是万万不会收的,要是真的心里过意不去,就没事来医院陪他聊聊天。一时半会儿也出不了院,会闷得慌。

我们俩互相推脱了半天,最终老板还是没收钱。

况且,当时他也不是被那人丢下去,是一时间慌乱,自己无处可逃,脑子一热自己跳下去的。用老板的话来说,就是好莱坞电影害死人啊。

电影里演的这么跳都安然无恙的。

说着老板还悄声提醒我,说那人果然是修炼了邪门之法。

本来他们上楼是打算好好的叙旧,聊天的。

谁知道刚进了包厢,那人竟然像是换了一张脸一样。

总之看起来非常吓人。

这之前有过我们的提醒,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妖物。可门又被那人把守着,也只能跳窗了。

从医院回去之后。

我虽然没有参与打斗,可还是感觉浑身酸痛。

可能是之前跑的太急,拉伤了肌肉。

而初一,则是真的非常虚弱。我让他在我家住了三天,照料一番,他才逐渐的恢复了精神。

但身体的精神恢复了,可他的心情却像是因为什么原因,一直没有好转。

我试探着问了几次,他闪烁其词的。

后来我干脆也不问了,但我琢磨着,他作为一只年,为了人类与自己的同伴抗衡,这可能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冲击。

我想起他在雅间里和那人的对话。

心说是啊,这人类对于年来说,不过蝼蚁一般。

但换句话说,蝼蚁也是生命啊。

那老板在医院住了半个月。

饭馆经历了几次波折,又再次重新开张了。

只不过外面有了一个传言,说是这老板在外面欠了人不少钱,一时间想不开还曾跳楼自杀过。那老板也没辟谣。安生的继续研究新菜。

只不过这次,他再也不亲自端盘上桌了。

也不知道是他家人不同意,还是他自己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



人不知txt下载



站长推荐:
    首席御医
    盗墓笔记重启
    中国野史
    盗墓笔记南部档案
    海盗鬼皮书
    接阴人
    阴阳诛天阵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万山极夜
    雨村笔记
    花夜前行 无声落幕
     灯海寻尸
    空亡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