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知:[30]吾天(完)

宅酷小说首页人不知 作者:贰十三
沿着来时的石板路。

几个人又走回到了湖边。

这次再下水之前,我长了个心眼。

提前要守岁用烟拴住我,干脆也省的自己游了。

跳进河里,任由那烟拽着我前进。

等到依旧是通过了一片漆黑,四周再亮起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到达另一个湖面了。

说实话,这次我特意留意了一下。

还是没弄明白人是如何从一个湖面到达另一个湖面的。

我们留在湖边的东西都还在。

这云南的深山老林,鲜有人烟。倒是真不怕丢东西。

只不过又要在树林里穿行,喂一次蚊子,想想就浑身觉得发痒。

几个人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行装,收拾妥当之后,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我见初一和守岁俩人悄悄的商量了半天。

就忍不住问他们。

初一这才说,这吾天虽然只是个地方,但终归为妖物。既然已经被我们发现了,为了免除后患,还是得把这吾天除掉。

刚才他跟守岁探讨了一下,决定把吾天的入口毁掉。

所以还需要多留一段时间。

我见反正都出来了。

到真不急于回去。就干脆找了个地方抽烟。

眼见着他们仨围着湖走了一圈,像是在研究位置。

之后就见初一脱光了上衣,拽着守岁的一股烟,跳进了湖里。

那人良就举着鼎,一直在湖边守着,像是时刻提防有东西从湖里冲出来一样。

一开始,我听说要毁掉入口。

还以为他们是带了炸药。

结果在湖边等了半天,最后初一悄无声息的又浮出了水面。

比划手势告诉我们搞定了。

还没等他爬上岸,那人良的鼎就丢入了水中。

这下倒是看着有点意思,只见那鼎,流光四溢,瞬间映的整个湖面像是霓虹灯似的。

十分漂亮。

等又过了一会儿,人良把手探入水中划拉了几下,那鼎就又被他给拿了出来。

说实话,我是完全看不懂他们在干什么。

完全就在当民俗表演在看。

等到一切都完事了,一行人开始往林子外走的时候。

我才忍不住问初一,刚才说要毁入口,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合着他们几个就是贴了个封条?

初一这才笑道,毁掉吾天的入口,肯定不能从我们这边下手。刚才他是又游回了吾天,从里面动了手脚,再拽着守岁的烟逃出来的。

这边听不见动静,可吾天那边已经算是翻天覆地了。

说着初一解释,那吾天虽乃另一个天地,可毕竟实属妖物,是妖物就会有死穴或是破绽。对于吾天而言,它与这人世间的通道就是它最大的死穴。

因为吾天并非天地,不能容纳八方,采万物灵气。只能依附我们所在的世间,方能存在。

说白了,就是一个寄生于我们世界的世界。

所以,只要稍加手段,将它与我们世界的连通打断。哪怕只有那么短短的几秒钟,就足以让吾天震荡。

起码,它的入口不会再是这个湖了。

说完,初一就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很小的瓶子。

就是他平日里装妖怪的那种,不过这个要小很多。

冲我摇晃了一下瓶子,瓶子里似乎有一块小石头一类的东西,只有指甲盖大小。黑漆漆的,泛着一种淡淡的暗光。让人看起来觉得有几分诡异。

初一将瓶子递给我,说这就是那吾天的一个碎块。出来时顺手捉的。

这趟来了,带回去留个念想。

不过切忌不要打开瓶子,这虽然只是一个碎块,但毕竟还是吾天。

稍不留神,容易惹了祸端。

我是没想到能落下这么一个东西。

拿在手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东西属于我了。

这回看起来,这碎块竟然还挺漂亮。有几分像是陨石的感觉。

只是可惜的是,这东西只能默默收藏,但凡跟任何人讲,也不会有人相信,这看着普通的石头,里面竟然是另一个世界。

回去的一路无需再赘述。

我们辗转回到了北京。

可能是着急回家休息,这一路舟车劳顿下来,要比来时难熬了很多。

抵达北京之后,我做东又在饺子馆里安排了顿饭。

这次可能是一路大家真的累了,席间都很沉默。

最后草草的收场了。

从云南回来后,我给自己放了几天假。

说实话,主要也是因为,在云南林子里被蚊子叮的包始终下不去。

每晚都痒的我难以入睡,实在没有精力操心生意。

等到足足过了一个礼拜,那些包才消退了。

我这才又重新开张。

开张后的第一个生意。

是在我们去吾天之前就答应好的。

那事主是个当官的,不能说位高权重,但在地方还是有些能量的。

对于这种人,说实话,我一直不太想搭理。

一是这种人张口闭口都是官腔,说话颐气指使,很不尊重人。

二来也是这种人当官当惯了,控制欲极强。帮他处理事情,处处都会有些束手束脚。

所以一开始,事主指派秘书与我们联系的时候。我拒绝了两次。

后来事主亲自打电话来,我也是没答应,胡诌了几个借口搪塞。

本想着,这么拒绝几次,事主也就放弃了。

没成想,这事主见我们不停的拒绝,上门来的生意不接。反倒认为我们是高人。再打电话过来,态度语气就非常礼貌诚恳。

又许了一个很高的价格。

最后我犹豫了一下,才应了下来。

不过为了杀杀他的脾气,我也没有立刻处理他的事。

直到把手边的事情都忙完了,才打电话过去约事主见面。

这走仕途之人,与做生意的人很接近。

都很迷信风水术数,天道轮转。

所以一开始,我本以为这事主无非就是想找我们帮着转转运,或是出谋划策如何升官进爵之类的。

根本就不是处理怪事。

我无非就只需要说点车轱辘话,装的高深一点。

帮事主宽宽心,说白了跟心理医生差不多。

这钱就能糊弄过来。

可是没想到的是。

等到我真的跟事主坐下来聊过之后。

才发现这其中真的有蹊跷。

而这次的事件,竟然也跟做官有关。



人不知txt下载



站长推荐:
    首席御医
    盗墓笔记重启
    中国野史
    盗墓笔记南部档案
    海盗鬼皮书
    接阴人
    阴阳诛天阵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万山极夜
    雨村笔记
    花夜前行 无声落幕
     灯海寻尸
    空亡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