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知:【31】乌纱殍(上)

宅酷小说首页人不知 作者:贰十三
可能是我对这事主本能的有些提防。

我没敢把他约到饺子馆来见面,而是随便找了家咖啡馆。

事主今天已经五十多岁了。

不过本人看起来比他的实际年龄还要苍老很多。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整日在官场里疲于心计,人老的快。

事主的打扮倒是很入时,说话也完全没了之前的飞扬跋扈。

坐下来简单的寒暄了几句,就直奔了正题。

据事主说,他这个岁数,在官场上算是一个坎。

升上去了,就能继续向上爬,升不上去,就只能干等着退休了。

这事主是从基层开始一步一步的干起的。

早年前的升迁算是一路坦途。

可是近几年,却始终在原地踏步。其中有过很多次机会,却总是与那些机会擦肩而过。

随着这年纪越来越大,再向上的机会越来越渺茫。

他自己也是越发的着急。

所以就在今年,也是病急乱投医一般的。他就无意间找到了一个所谓的大师。

想寻求那大师的帮助,在风水术数方面给予一些指点。

妄想帮助自己升迁。

那大师本人看起来道骨仙风的。

说话的风格也是神乎其神的。

本来事主对这类人还有些怀疑,可是与那大师接触了几次。

也不知道是大师真的能窥探天机,还是歪打正着。

总之那大师说对了他身边的很多事情。其中有些事情,除了事主之外,压根就不会有其他人知晓的。

这下事主终于对这大师深信不疑起来。

特意的将大师请到了自己家中暂住,要大师重新帮忙布局一下家中的风水。帮他官运亨通。

那大师倒是没拒绝。

真的住了进来。

可是一连几日,都没有给予事主任何的指点。

只是把自己关在房中,不要事主打扰。说是要入定打坐,与天地沟通。

那事主虽然暗暗的有些纳闷,可也不敢明问。

除了每日按时送饭菜进去之外,只能耐心等着。

就这么又等了几天,终于在有天晚上,那大师从房中出来了。

直接告诉事主,他找到了帮事主升迁的办法。要事主在家中修一道楼梯。

楼梯必须十二阶,每一阶必须等长,丝毫不差。

等到楼梯修好之后,从第一天的夜里十二点开始。事主要在第一阶楼梯上杀鸡祭拜,静跪一个小时。

等到第二天的夜里一点,就在第二阶楼梯上照做,跪到两点结束。

第三天就是夜里的两点开始,以此类推。

这期间不要出门,等到了跪满了十二阶楼梯。

事主就必得高升。

说完,那大师也不告别,自顾的就离开了。

事主挽留大师,想要表示谢意,那大师只说了句缘分至此,不能多留。

事主只得送大师离开。

这大师所言。

说实话听起来有些慎人。

事主当时也是有几分犹豫,可毕竟是大师亲口指点。他又不得不信。

最终还是升官的贪念战胜了理智。

等到大师离开之后,他就真的按照大师说的操办了起来。

事主家本身就是别墅。

楼层的举架很高。

加修个楼梯轻而易举。

只不过原来的结构中,这家中就有楼梯。

为了不影响美观,事主只好在厨房后头,新增一条楼梯直通楼上的走廊。

工程很快就结束了。

楼梯修好的当天,事主就找了个借口,要家里的人都去旅行了。倒不是这事需要隐瞒,而是毕竟在这深夜之中杀鸡跪拜,难免会有血腥之气,免得把家里人吓到。

等到了夜里的十二点,事主就拿着刀,拎着捆好的活鸡。

真的跪到了楼梯上。

事主是农村出身。

杀鸡对于他而言小菜一碟。

唯一的难处就是,他这么多年养尊处优,身子娇贵了许多。

跪在那楼梯上,只觉得双膝疼痛难忍。

事主有些后悔,当初没有多问大师几句,这跪着的时候,能不能垫个垫子啥的。

但说到底,这虽然疼,可毕竟有盼头。

事主生生的忍了下来,等到跪满了一小时,他人已经有些虚脱了。

就这么一连坚持了三天。

这三天日子里,对于事主来说简直就是煎熬。

但人对于权力的渴望程度,往往是让人难以想象的。

事主压根就没打算放弃。

即便这家中的血腥臭味四溢,自己的膝盖溃烂。

他都要坚持。

按说以事主这样的决心。

这事他肯定是会做完的,甭管结果是什么。

可是就在第四天,等到他刚从楼梯上下来。他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就是这个电话,让他不再敢继续这个活动了。

因为电话是家中的亲戚打来的,当天夜里事主的一个叔叔出了车祸,送到医院里抢救了很久,人还是没有救回来,就在前几分钟的时候,人去世了。

这叔叔自小与事主的关系非常好,虽然称之为叔叔,但实际上俩人的年纪差不太多。那叔叔无非只是辈分大而已。

得到这个消息,事主自然悲痛难忍。可要说是去奔丧,他就算是出门了。

这就违背了那高人的嘱咐。

一时间事主也是非常纠结。

然而就在他纠结的时候。

他又得知了一个让他震惊的消息。

就在这几天之中,除了与自己相好的这个叔叔之外。

老家还死了另外的三个亲戚。

只不过那些亲戚与事主关系很远,就没有通知过来。

这次也是来报丧的亲戚哭诉之中,事主才知道的。

死了一个叔叔说不定是巧合。

可在一连几天之中,自己死了四个亲戚。

这就不得不让人觉得诡异。

事主是个聪明人,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是否会跟自己在楼梯上跪拜有所联系。

就又特意追问了一下那几个亲戚的死亡时间。

这一下,事主是彻底的一头冷汗。

因为那几个亲戚的死亡时间,都是在他刚跪完楼梯的时候。

这下甭管能升迁到多大的官。

事主也不敢再继续了。

要是死几个与自己没什么联系的远亲也就罢了。

可看这个架势,似乎死的人与自己越来越亲密了。

这要是最后祸及到自己的孩子或是父母。

事主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毕竟他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

所以,自此之后。

事主就再也没去跪过那个楼梯。

而是通过各种方式,想要找到那个大师。问个究竟。

可那个大师就像是石沉大海一般,再无音讯了。

弄的事主,一时间也不敢拆掉那个楼梯,担心惹祸上身。

最后只好另寻他处去住了。

事主讲到这儿的时候。

我心都提起来了。

这之前的很多事件也是闹出了人命。

可似乎都没有这个来的诡异。

我心说那个大师真的是在帮事主吗?

这怎么听着像在害他啊?

还是说,这跪楼梯真的能帮助事主升官,只不过那大师没有点明,需要以跟事主有血缘关系的人的性命来交换?

我久久的没出声。

脑子里一直在反复的思考。

这事主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也没再多说什么。特意的留给我时间消化他所说的一切。

等到又过了一会儿,事主才终于点明了来意。

第一,想让我们去看看那个楼梯。到底能不能拆。毕竟那房子空了很久,有些可惜。

第二,他之前所做的一切,是否和亲戚的死亡有直接联系。

倘若是没有,他也算是解了心中的郁结,要是有,希望我们能查出来龙去脉。

事主毕竟是做领导的。

讲话挑理非常清楚,目的也很明确。

只是这事的确很复杂,初一又一直没表态,我不敢轻易答应。

只好借故跟初一出去,悄悄的商量了一下。

我问初一,这是不是那所谓的大师布局来害人呐?

初一想了想说,这事出了四条人命,显然不会是巧合。但具体的还是要到现场去亲眼看一看,说不定他的房子里就遗漏了什么细节。

我心说也是,听初一这么说,显然他是同意接下这个事件的。

于是转身就想回去跟事主说我们答应了,接下来谈一谈报酬。

可是我人刚动,初一就把我拽住了。

悄声说道,我说去事主的房子看一看,没说要跟事主一起去。你懂?

初一冲我眨了下眼睛,又说,你听没听过,有一种妖怪叫乌纱殍?我现在有点怀疑,这事主本身就是个妖怪。



人不知txt下载



站长推荐:
    首席御医
    盗墓笔记重启
    中国野史
    盗墓笔记南部档案
    海盗鬼皮书
    接阴人
    阴阳诛天阵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万山极夜
    雨村笔记
    花夜前行 无声落幕
     灯海寻尸
    空亡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