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知:【32】乌纱殍(中)

宅酷小说首页人不知 作者:贰十三
我一听就是一愣。

合着现在妖怪都这么嚣张了?我们再不济也是名声在外的高人。

专门对付妖怪的。

这妖怪竟然敢直接找上门来?

我悄悄的远远看了那事主一眼。

事主安定自作的在喝着咖啡,和常人无异。

我心说必是一个修炼成人形的妖怪?很难对付,初一这才没有点破,按计行事?

一会儿的功夫,我想的还不少。

心里还暗自庆幸,多亏没有带事主去饺子馆,否则这不是暴露的老窝了吗?

初一见我一直在琢磨。

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要我安生点,别风吹躁动就乱了阵脚。

说着初一就解释,所谓乌纱殍。

名字上有乌纱,顾名思义,这妖怪的确就跟做官有关。

这古往今来,历朝历代都有不少为国尽忠,死而后已的明臣。

同样,就会有很多把持朝政,党同伐异的奸臣。

两者水火不容,自古以来,明争暗斗不断。

但往往明臣始终以仁义道德为本,很少会下阴招。所以大量的名臣正直之人,被奸臣迫害至死。

而这乌纱殍,相传就是那些死去的明臣,死时仍操心国家基业的这份忠心所化。

相传,乌纱殍貌似乌纱帽,时而有形时而无形,来无影去无踪。也有一说这乌纱殍乃是一个一袭黑衣的少年。

传说之中,这乌纱殍会在夜里出现,帮某个仕途不顺,但是一身正气的小官掌灯。

这灯掌的越高,这小官将来的仕途就会越顺。

倘若有乌纱殍掌灯直奔顶棚,不消半年,这小官必定会平步青云。

所以民间也把乌纱殍掌灯这件事,称之为‘龙亮’。

这说起来,应该就是那些死去的明臣。

依然担心的江山社稷不要毁于奸人之手。

冥冥之中,帮主皇帝选拔明臣。

所以说起来,这应该算是一件好事。

初一说到这儿,忽然停了一下。

似乎也是观察了一下那事主。继续讲道。

但这世间的事情,只要是涉及到权力的,往往都很难善始善终。

这乌纱殍也是一样。

最初乌纱殍这种妖怪,是叫乌纱灯。

之所以后来被称之为乌纱殍。

是因为,这乌纱殍既然能帮人平步青云,自然就会被那些奸臣所盯上。

一来是防止自己的政敌升迁,二来他们也想这种妖怪来帮住自己,这样自己的党羽飞速升官,自己的家业也万古太平。

所以从某一个朝代开始,这乌纱殍就被某个当时权倾朝野的奸臣。

用了一个手段,掌握在了自己的手里。

具体他用了什么手段,初一说他也不清楚。

但传闻中所述,这办法是用了很多人的性命来换得。

似乎是要将这乌纱殍,与很多正直之人共同关在一起,将那些人活活饿死。

这些正直之人,死前必将带着无比的恨意。感染了乌纱殍。

所以才在乌纱后面加了一个殍字。

这件事情,还导致当时一位抗击外敌的千古名将冤死。

至今这位奸臣还在为后人唾骂。

自打这奸臣掌握了驱使乌纱殍的办法,之后的历朝历代里,这办法曾无数次的被另外的奸臣所使用。

久而久之,即便是行内,也很难断定,这乌纱殍究竟是正是邪。

所以基本上要真正碰到了再来判断是否要消灭掉。

说到这儿,我已经听得有些混乱了。

合着说这妖怪本来是好的,后来被奸臣改造了。

之后就变成坏的了?

那来的这个事主,就是那乌纱殍化成的人?

那他来是什么目的?

想到这儿我不由得暗骂了一声,妈的合着是看老子一直跟个奸商似的,很有做奸臣的潜质?这是看上我了?

我把我的想法跟初一一说。

他就忍不住打了我一下。说这事根本就没我想的那么离谱。他是怀疑,那事主找的高人,为了让事主高升,帮他请了一个乌纱殍回来。因为初一不了解请了乌纱殍帮忙,会有怎样的步骤和后果。所以这才要去亲眼看一看。

那事主有妖物相助,已经算是被缠身侵蚀了。所以根本也不能算是个凡人了。

初一这么说,我反而是长出了一口气。

既然如此,那事情倒是好办了。

我俩在外面也不敢停留太久,省的事主起疑心。

回去落座之后,我就又顺着话茬跟那事主聊了半天,说是我们要算一下风水位置,要事主报一下那加修楼梯的房子的具体为止,和南北朝向。家中有无人常去打扫之类的。

那事主把我们当高人,自然事无巨细的一一回答。

我看着就能想出来,当初他是如何跟那所谓大师对话的。

暗暗的记下了房子的地址。

我就跟他说我们要回去合计几天,这事情比较蹊跷,说起来有些难办,我们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才能行动。要他安生等着,不要多想。那房子可能有些危险,短期内千万不要回去。

事主听了连连点头。

就先行回去了。

我和初一回到饺子馆后,立刻就开始收拾行装,准备动身。

那事主的房子在长沙,两个多小时的飞机就到了。

所幸不远。

落地之后,我和初一为了保险,先安顿好了住处。

等到天黑透了才开始行动。

虽然已经说了邪乎话吓了事主,他那边肯定不会来这房子。但毕竟这是个别墅区,安保措施肯定很完善,我俩也不敢轻举妄动。

一路无话。

那事主房子的位置已经在城区边缘了。

远远的就看见一排的临湖别墅,非常气派。

幸运的是,这个别墅区安保措施并不怎么夸张。

我和初一胡乱的搪塞了几句保安,就被放行了。

没走多远,就看见了事主的房子。

这一看,我就八成觉得这事主必是一个贪官。

没准真如初一所说,他就是被乌纱殍选中的人。

这种别墅,哪怕不是在北京那样寸土寸金的地方。也得上千万。

一个官员能有这么多钱,显然说不过去。

我和初一围着房子转了一圈,窗户都是紧锁的。

没有破绽。

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就发现二楼的一个小平台上的窗户似乎没有关紧。

初一一个垫步,用手借力一攀,就爬到了平台上头。

从上头伸手接了一下我,我勉强也翻了上去。

俩人就从那个窗户,爬进了屋子里。

说实话,虽然这一趟来。往大了说,算是替天行道。

但毕竟是私闯民宅,我心跟做贼似的。

打着手电筒,战战兢兢的。

生怕触碰了什么警报器之类的。

俩人在屋中简单的转了一下。

这室内的装潢十分的奢华。

不过四处都是灰尘,很明显的能闻见一股刺鼻的血腥的臭味。

没走几步,很轻易的就看见了一个楼梯。

光秃秃的。

连接着黑漆漆的楼下。

初一远远的看了看。

说我们不要走那个楼梯,转过身来,俩人从宅子里原本的楼梯下了楼。

走到厨房的位置,站在了那楼梯下面。

这一看之下,我心一阵发紧。

手电光下的楼梯上,处处血迹,看着十分吓人。

即便知道是这里是杀鸡祭拜过。

还是后脊梁发凉。

这楼梯修的非常简陋。

上面铺了一层木板,很难看出来是钢架木制的还是水泥浇筑的。

用手电光上下扫了一圈。

我就觉得有些说不上来的不对劲。

等到定睛一看,我这才发现。

那事主之前说了,这楼梯一共十二阶。每天在一节上跪一个小时。

从点开始。

可我数来数去,这楼梯怎么才十一阶啊?

这么重要的事情,那事主肯定不会说错的。可是这楼梯竟然无端的少了一阶?

正在诧异。

想跟初一商量一下。

人刚转过身来,忽然初一一把就灭了我手里的手电筒。

发出了一声嘘。

在我耳边说道,有人进来了。



人不知txt下载



站长推荐:
    首席御医
    盗墓笔记重启
    中国野史
    盗墓笔记南部档案
    海盗鬼皮书
    接阴人
    阴阳诛天阵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万山极夜
    雨村笔记
    花夜前行 无声落幕
     灯海寻尸
    空亡屋